2015年7月19日 星期日

陪自己快乐


来篇杂杂。


-



受不了自己前几章硬要把东西挤出来的感觉,写文章的当下可能会觉得自己很文青,但是几天后过来看觉得自己好好笑,我刚刚就在心里笑了一下之前的自己。


-



假期都在干嘛?Instagram莫名其妙地unfollowed了很多人,我忽然间觉得,看起来,他们的生活都跟我的生活不太有重叠的机会,就不继续follow了。这个算是洁癖吗,某一方面的洁癖?

最近很常往部落格里钻,却迟迟没有回复cbox里的留言,网速卡卡的是其中原因,自己有点懒也是其中的原因。我还是喜欢部落格,那种按到每个人的网址会有不一样设计的那种感觉,有时还会听到很好听的歌,或者说很熟悉的旋律,然后你才发现那个是几年前在哪里哪里听过的、给自己留下很深印象的歌曲,有缘就会再听到吧,不过在听到之前,应该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再次听到那首歌的吧。


-



假期大家都闲闲没事干,林家宵夜联盟悄悄地活跃了起来。妹妹喜欢煎面粉、鸡蛋、水和蔬菜的混合物,二哥哥喜欢炒饭,我不喜欢洗盘可是唯一能够奉献的就是帮忙洗盘。要胖大家一起胖,无怨无悔。爸妈,你们有想过了自己的孩子长大了以后会那么方便煮宵夜给你们吃吗?哈哈。


-



我会很好奇妈妈的爱情史,我会想既然我们是母女,那么我应该可以拿妈妈的经历作为参考。我会问一些看起来傻傻可是觉得有必要知道答案的问题,类似你跟爸爸是怎样认识了啊?” ”你拍过几次拖?“ “你结婚几年了才生大哥哥出来?

妈妈会说,很后悔跟爸爸结婚。(不知道是不是气话)

我应他,你都跟他生了四个了才来后悔会不会太迟了。如果你没有跟爸爸结婚,那就不会有我了啊。

然后妈妈笑了。

结婚和恋爱是两回事。婚姻并不是爱情的保障,我看张曼娟的书看来的,后来我觉得若我长大后不结婚,像张曼娟一样,好像也不错。最重要是现在努力,不让以后的自己饿肚子。


-



书桌很乱,心却不乱。他人不了解我的世界。


-



老师的施压,能让我置身事外;自己的施压,却可以让自己做什么都不是滋味,只会穷着急。唉,好好念吧,可是不许熬夜。哎哟,那该怎么念啊,我的十七岁不应该就只是被这些很正经的事情塞满啊。


-



头发长了。看了没什么感觉。越看越觉得头发这种东西很外在,想等哪天,约大家一起去剃光头,坦诚相对,看看彼此没头发的脸看起来是怎样的,还有来比赛谁的头皮比较白。


应该会没有人要陪我玩吧。有的话我也会吓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