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9日 星期四

Gawai + 生活营 = 假期

之前梦寐以求的假期过得七七八八了,除了没有定时温习功课意外,我觉得假期过得还蛮充实的。


懒惰上载照片了,要链接手机到电脑去,所以应该纯文字,希望大家能想象得出画面。


我和老母搭了8小时的长把去妈妈的故乡看外婆和其他的亲戚,其实最主要的是要庆祝外婆生日啦。外婆今年81岁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戒烟了,我觉得老人也很有毅力。


然后就是第一次跟达雅的二舅母回去她的长屋庆祝Gawai。讲真的我有点害怕,因为不谐iban话,虽然有五年的时间耳边都会时不时传来伊班话。我只会简单的像pulai, makai, indai,不要笑我。


长屋长长的,用木板做的,可是有玻璃窗。我之前是以为每个家庭的空间都是贯通的,我可以直接看到你家在做什么的那种,其实不是。是他们有共同的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后面的那扇门还有客厅,睡房,厨房,厕所,等。

Gawai 的时候咧,每个家庭就会在走廊上铺草席,然后放上自己准备的零食,糕点,小菜,汽水,还有tuak.....我被tuak吓傻了。tuak是他们自己酿的米酒,我觉得很辣,呜呜呜。可是他们太热情,你不喝会逼你喝。幸好有一个kakak会帮我挡酒,她叫我喝一点点尝味道,其他的给她喝。她一直叫我 adik cermin mata,哈哈哈!后来她有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就说:“ ah pey." 他们全部念不准我的名字,都念peng,最后也懒惰念,继续叫我adik cermin mata。


很酷的是,居然会有音响,还蛮专业的那种,有一个男生就jaga那个,播放什么歌曲,还有麦克风音量。也有人就随地跳起传统舞蹈,还蛮好看的。没有看到有人穿很正式的传统服装,不过有人用传统服装的布料来做他们的衣服,还是有一点点味道在。


他们真的很会喝。有些人应该是太高兴喝到醉醺醺的就直接在地板上睡觉,没有爬起来捉弄人真是太好了。要知道有些人酒品蛮抱歉的,我想到的是对女性动手动脚之类的恐怖事件。


来分享我遇到的恐怖事件,吓死宝宝了(我很讨厌宝宝这个字,可是听多了还是会想用)。有一堆人围着喇叭跳舞,不是那种传统舞蹈,就是随着音乐舞动身体的那种随兴圈子。我们要经过那堆人才能到对面去。我落单了,被一个aunty灌了一小杯黄黄色的酒,不是米酒,米酒是淡白色的。那个aunty是拿着一个小杯子,一瓶酒,就随便抓人来灌酒,杯子没有洗过,真的觉得好不卫生,可能是他们的随兴?我本来就打算“密密”(我听他们说密密是一点点的意思,谐音来的),哪里知道那个aunty就是把杯子往上推直到全部的液体溜进我的嘴巴里。酒很烈,辣着我的舌头和口腔,我就打算溜走吐掉。我肯定不能吞下肚,我觉得我的身体里面会烧起来,辣死我的喉咙。可是她看我嘴巴鼓鼓的,一直逼着我吞。终于有只手把我从人群里抽走。我情急之下随便拿了一个杯子吐掉了。妈妈的,呛死我了。我被呛哭。但是后来是听到大人那我的事情来讨论我尴尬到哭。每个人都以为我被吓哭,其实没有。


然后就肚子饱饱回家了咯。就是乱灌酒的事情有点阴影外其实没什么,他们是很热情吧。临走前,kakak对我说,adik cermin mata, jangan nangis lagi。还叫我明年再来,我在心里皱眉。kakak人很好,只是那些酒酒酒的我很抗拒。到底酒有什么好喝?为什么大家都喜欢?


我报名了一个免费的佛学生活营。我是冲着免费和那个佛堂在我家附近才去的。我也约了我的邻居一起去。我去这个生活营,其实很没有感觉,不是知道是不是我参加太多次生活营的关系,没有什么不舍,就那样吧。听课还是听有的,有学到东西就是。反而是睡觉的时候有很多趣事,我们几个认识的睡一个帐篷,我们睡觉前都会讲一些很笨的事情,像听到谁放屁,谁承认自己放屁,今天没有大到便之类的,然后就讲些很好笑的故事。还有带了黑黑的皮肤回家。


我下个礼拜要去考车了,希望顺利。我想称赞一下我的老师,因为她是教我教到我会的那种,没有看时间。所以我一次过都学了两三个小时。我觉得这个老师很不错,妹妹应该会送给她去教。就看我下个礼拜能不能顺利取得驾照了。等这一刻等好久。


后来假期就过得差不多了。回到家来又看见堆积如山的功课,我只剩下4天的假期,却什么都还没做,其他人应该看完一个学期的课本了吧……


就那样咯,开学了又继续忙了,会更忙。



2 則留言:

  1. 住在长屋里感觉好酷, 喜欢灌酒也许是他们好客。
    祝你考车顺利通过!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