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1日 星期二

反映





这篇应该很长耶,因为有一篇小说塞在里面。


之前我有考虑中六拿华文,后来想了很久,觉得自己还是喜欢bio所以就放弃华文了。华文还可以自己看报纸和看书来学习,bio要自学的话恐怕有点难度。于是,之前说过的想要上马大中文系就泡汤了。还有很多路好走,我不执着。就算大学不是拿到bio的科系我也不会很怨吧。


然后在邻校的朋友就向我邀稿,说是学校要出特刊,写关于青春的文章。原本我想说,蛤,自己会不会写啊,写不好不是丢脸丢到邻校?后来那个朋友就说,弥补我不能拿华文的遗憾。其实能选择的事情都不是遗憾吧,要不然的话就太贪心了。打好这篇我就会乖乖学书了,因为我怕一个月后考完试了就把原本要写的东西都忘光了。


我做梦很常梦见现实生活里的东西,不过都是一些芝麻绿豆的小事。我梦到的东西不是平白无故的,梦境从现实生活偷取素材,然后在睡觉的时候播出来,捣蛋,搞得自己睡醒了还是很空虚。写虚构的东西时,也好像梦境,自己见到的和自己幻想的,这边拿一点,那边再加一点料下去,完成。但是,我是不喜欢被人发现还是研究说,那个部分我写的是真的,哪个是假的,太赤裸裸。匿名多好啊,没人知道你是谁,没人知道你写这个的原因。


很多事情我想说,说不出来,呜。



青更


青春期

1
“囡囡,来试穿这件内衣。”

她不自在地站在母亲身后,这是她第一次踏进内衣店。她口干舌燥,有点不安。

“……我不想要。”

“你不试穿怎么知道合不合身呢?”母亲的口气多了一些不耐烦。

她能感觉到有两个女店员往她这边望去,太尴尬了。她于是把母亲手上的肉色衣物夺去,快步走向最靠近的试衣间。她望着镜中的自己,试衣时赤裸裸地在这个陌生地地方,想哭的欲望渐浓。

“妈不知道,我不想在还不是属于自己的内衣上留下痕迹。就是有一种看不见的痕迹,就像离开一个地方后,脑中想到的,会是自己还在那儿的画面。我想象不到那件内衣托过几个人的胸部,也可能没有人试穿过,没有试穿过就太好了。”她在日记上留下这么一段话写完日记后往自己床上看那件新来的小伙伴,感到厌恶,那是一种束缚。



2

她还记得那是一个卡在斋戒月的星期五。她带了母亲炒的糯米饭,因为不想影响在班上休息的马来同胞,所以只能到食堂去解决。带着空的便当盒回班时,她看见一份淡黄色的信封躺在她凌乱的桌上。她不引为意地打开来看,可是瞟了一眼后就把信胡乱塞回去,好像信纸上住着一个怪兽。


是情书!她感觉得到自己地体温升高,呼吸变得急促,她好紧张。她把信随手夹进一本课本再放进书包里。然后,她要自己很自然地抬头看看四周找一些蛛丝马迹。会不会是有人想要捉弄她?


“他的字体很好看,可是没有留下名字。他竟然有留意我常在食堂买哪一种零食!我被观察了多久?这件事情还是不告诉任何人好了,反正看起来也没有下文。”其实她是高兴的,她有设想如果这真的是仰慕者送的话,到底自己的哪一点吸引了对方呢?好想听听看。



3

她知道父母的关系已不如昔。她知道父母亲虽然同房睡,但母亲睡床上,父亲打地铺。她有问过父亲这件事,原来是父亲睡不惯新买的床,而弟弟已成为旧床的主人。他还补充他从小就因为穷在睡地板,小事。父女俩都在照顾彼此的感受。

可是,不知道几时开始,她再也没听见父母在聊天的声音,他们也不一起出门。若要向彼此交代事情,也会叫她或者弟弟传话。他们一点争执也没有,和平得恐怖。事情自然地在发生,但待她发觉父母的婚姻危机后,很多次在半夜的被窝里哭泣。

幸好她还有个小两岁的弟弟,没有代沟。弟弟比他冷静多了:“没事啦,就算真的离婚,他们不会对我们弃之不理的,而且我们两个立场相同,可以互相依靠!”弟弟想得比她多很多。


“我不懂。爸妈年轻时在一起、结婚、生儿育女,是什么磨光了他们的感情?我好像也只能试着去理解了。爸妈也是人啊,可能也有想过的生活,而不是每天和自己已经不喜欢的人在外人眼里看起来很恩爱。我也不想他们不快乐地经营自己地家,等下我和弟也不会快乐,分开了更好吧。”她赌气地写着,不知道大人地世界为何如此复杂,而自己已经是个小大人了。


4

她身高1米45,总是自嘲矮冬瓜。身边的朋友都知道身高是她的痛,也没在她自怨自艾时添油加醋过。


出门看电影时,售票员看她可爱的身高和那稚气未消的脸庞,就把儿童票递给她。她不悦,因为她可是向往成为成熟少女的呀!她想像班上的女生出门一样,打扮得光鲜亮丽,但是总买不下手除了素T和牛仔裤之外的衣物。她把错归咎到身高上,因为她认为身材比例很重要。


“今天母校举行运动会,我回去帮忙,当个待命的急救人员。天气热得发慌,忽然间我看见一个帅哥走来,脖子上架着黑色的canon照相机和工作证,想必是位记者。刚好我们的视线对上,他就更理所当然地采访我了,就问一些运动会的进行方式和母校的事迹。最后,这边才是重点,他居然问我是几年级学生!我的下巴快和不起来了,我可是一个快中学毕业的人了啊!”她写这个的时候有点激动,字写的很用力,纸张已经微微皱起。


5

她中学毕业了。如果说,困住她的是载满课业的乌云,那么时间就是风,风把乌云吹散了。首先她和朋友一起搭铁鸟到槟城玩了四天三夜,再来就是废寝忘食地在一个星期内把两部韩剧啃光光。看韩剧一向是她的最爱,但碍于课业,只能把韩剧搁一边了,并说服自己,毕业后就能看了,毕业后就能看了,毕业后就能看了。一阵疯狂后,她好空虚,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没有书的日子,可以是那么颓废。


她把同学约出来喝下午茶,顺便了解他们都在做些什么。原来大家都忙着申请奖学金继续念书,再不然就是打听哪件学院的什么科系好。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好像大家都往前走,只有她在原地踏步,搞不好还往后退。


“之前只知道要把书读好,那现在呢?我没有梦想,也不知道自己的长处,就跟周星驰口中的咸鱼一样。”她的双眼因为熬夜而干涩,心因为没方向而觉得自己像塑料袋一样,在这个世界上多得泛滥,一点用处也没有。



6

好像多了什么或少了什么都是应该的,与其对着生活大喊大叫,不如深一个呼吸与其和平相处。现在的她就少了一个学生的名分,多了一份工作。她不得不工作,升学贷款还没还完呢。

她在律师楼做一个打杂小姐,负责跑腿、影印文件、打扫、偶尔被老板要求到他的家……帮忙喂兔子吃包菜。她不怨,毕竟自己只是个社会新鲜人,只得安分守己地从各方面吸取经验。这个地方留得住她的身体却留不住她的心,因为这份工作和她的梦想沾不上边。她想在报社工作,如果能的话在文学版当个编辑天天审稿那是最好不过了,能够看到很多读者的投稿,一定很有趣。只是她得和现实妥协一阵子,她觉得她会有机会的。

“ 刚刚午休的时候被公司那些人拉到附近的西餐厅吃午餐。他们在我心里并不归类为同事,感觉阶级不同,一上一下,只是恰巧在一样的地方工作,反正我也是个打工的,做得不长久。我不太自在,说话也轻声细语。看起来很美味的鸡排,吃起来却很干涩,满嘴的胡椒味,油油腻腻。我回到家才发现我的门牙上卡着一小点的胡椒碎,好像牙齿长了痣一样,难看死了。我跟那么多人说了话!可是却没一个人提醒我。他们一定有在心里笑我,呵呵。” 黎明前的黑暗最深,什么困难她都不怕。她至少不是米虫,而世界上米虫那么多。




更年期


1

这天是她这两个月以来的唯一一天休假。她可以不用如此奔波的,只是加班费太诱人了。她中午才起床,出门到咖啡店吃了brunch后回到家,想趁此时整理自己的空间。

她先把梳妆台上已经空了不知道多久了的保养品罐子丢掉,然后整理衣服。她把一个印着百货公司的名字的袋子打开,唔,是卫生棉,还没开张。已经几个月没有来月经了?她跑到冰箱前去看年历。

“三个月了?”她双眼瞪得老大,手中的收据是从卫生棉袋子拿出来的,是四个月前的日期。
她丢下房子,飞奔到医院检查。检查结果让她当场落泪,已经白发斑斑的医生先生和年轻的护士小姐就放任她伏在桌上哭了五分钟。

“上次生理期的时候,我记得让我很不舒服,可是我不知道那是最后一次了!有谁能知道自己最后的经期是几时?我为什么没有留意自己的身体呢?”她很懊悔,但事情已经发生了。都怪时间走得太快,感觉时间未到她就先老去了。


2


谁没听过刻薄的言语?最让她大动肝火的是听到说话不经大脑的后辈私底下称她为“老处女”。

她单身,因为年轻时情路坎坷,可能父母在她中学时的离异也对她有一些影响。所以她了解到能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人在一起生活并非易事,她宁缺毋滥。

“我也年轻过,年轻人也有一天将会老去,搞不好自己的阅历还比他们老的时候还多。老去不可怕,过去只是踏脚石,无需留恋。我不理解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喜欢炫耀自己有大把的青春能挥霍,好像他们是塑料花一样,不会凋谢,亦不会老去。”她喜欢在日记本里写自己不开心的事情,但不是在脸书上,她认为她不需要别人的同意和批评过日子。


3

又到了她引颈期盼的休假,只是她不想在家打扫了,而是驱车探望母亲。屋子嘛,收了还是会乱,乱了再收就好了,母亲比较重要。年纪大后,她发现每次的见面变成的减法——见了一次面便少了一次见面的机会。

母亲不在家,小黑还是不认得她,对着她狂吠。她伸手到门旁的一堆杂物里找钥匙。门开了后,她先去给父亲和祖先上香。母亲把父亲的牌位安在自己家,她并没有在离婚后就对父亲不闻不问。也可能,母亲是看在她和弟弟的份上才做此事,好让他们回家后还能为父亲上香。

母亲在这个区住了很久,认识很多人,也几乎每天有社交活动。有时她下班回家还会打包母亲喜爱的猪脚面线,一起共进晚餐。偶尔,母亲会到她家去小住几天,把屋子打扫得一尘不染才回去。有时也会帮忙带她的小外孙。

“妈妈应该不会不开心吧,虽然她是独居老人。我听她说她学习书法得事情,她语气很开心,表情也眉飞色舞的,还写书法给我看。等我退休,我也要做我喜欢做的,搞不好还能和妈妈一起写书法呢。”退休后更自由,她也这么想的。



4

她整理她的日记本,足足有一个箱子那么多。时间带走很多东西,但她写日记的习惯像本性一样难移。她随手拿了一本来看,恰巧翻到自己为身高而怨天尤人的事情,不禁扑哧一笑,以前怎么会为这点小事不喜欢自己那么多年啊?

矮没什么不好的,就像回归根本。矮让她看起来年轻。想当年30多岁的她,还可以在出门的时候穿一条短裤和背心,戴了副眼镜,装成学生的样子,吃学生价的食物,买学生价的游乐场入门卷,看学生价的出租书等等等。


“家人都不矮,只有我矮,我想是因为我很常熬夜的关系,明知道是自己造就的,却还是喜欢怪在别的地方上,自己永远是对的。话说,当学生真的很愉快,只需烦恼学校的事情,还能用学生价买那么多便宜的东西,真的很好。在街上看到成群的中学生在打闹,青春洋溢,以前的我也是那样吧?但是若叫我重来,我也不甘愿,感觉人生太繁琐,太沉重。往前看就好了,用功生活。”她喜欢给自己加油打气,虽然看起来挺蠢的。


5

她穿得一身黑去参加同事为她举行的欢送会,她终于退休啦!穿黑色是有用意的,她是在出席丧礼,一场把她劳劳碌碌的职场生活深埋地底的丧礼。她终于有足够的钱,为自己而活。


“等下我要到动物收容所去挑一只和我有缘的狗,之前太忙了,而且常不在家,狗可能会寂寞,现在我有大把的时间陪伴了!然后去买狗粮,狗链,狗玩具,还有狗睡觉的篮子……”她跃跃欲试,准备全心全意栽进美满的退休生活,欢乐地过完剩下的人生。



完。







海龟很可爱。我们不可以乱丢垃圾,不然海龟会乱吃。


接下来,我要解剥了。


青1


我在某商场逛街的时候看到的这个场景。那个被妈妈高声逼得去试穿内衣得女孩,我还记得她的表情,真的是憋到很红,眼泪打滚得那种,像火山快爆发。妈妈不应该这么不顾女儿面子啊,而且当时还有男性在场。

然后就是,我恨死了穿内衣。我很难找得到合身的内衣。我的胸围和胸罩大小根本不成对比,胸罩装的是空气多过胸部,不要笑,这个是悲剧来的。


青2


我是收过情书,但是是女生送的。来人啊,可不可以有男生送我情书啊。所以段得想象的,毕竟看过身边的很多人都收过情书,不难写,校园生活就长这个样子啊。


青3

这个是真的。可是这个只有我家里人知道,我没有跟谁提起过。我庆幸有哥哥和妹妹,还有人能够商量,真的很好,至少不是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泣,压力太大可能还会导致自杀。来离个题,学校老师有语重心长地交代说,考不好不要去自杀。


我不喜欢妈妈喜欢抱怨爸爸。说那些我还小还是还没出生时发生地事情。爸爸也和他的名字一样有点老古板。有次妈妈在和他出门时说,她和爸爸分开走,为了拿两次赠品。爸爸自然是不赞同地,他说,人家做生意,干嘛去占人家便宜。可能他也有点拉不下面子吧。但是妈妈说,不拿白不拿。我听过一句话,觉得特别对:最穷的男人不会在买菜时讨价还价,最富有的女人却会这么做。后来,就没有看过他们一起出门过了。


我长大了,家里最小的妹妹也长大了。基本上只要有好好念书,父母是不会插手我们的事情的。如果真的离婚,就离吧,我那个时候,可能在大学或者出来赚钱了。那些大人的事情我不想劝,听了就很烦。


青4

我很矮是真的,但是我不是特别介意我的身高啦,所以才会写更5那一段啊。不过,的确是有在中五的时候被问过几年级。


矮别伤心,矮可以很年轻。



青5


也是我刚经历过的。考虑升学真的很烦呢。之前还为了那些私人奖学金,快吐血了。最后还是上中六啦啦啦。



更年期


这个来做大总结吧,好懒惰一个一个写了。以后不想结婚,可能是还没谈过恋爱,还是电视剧看太多,觉得没有天长地久这回事,生活久了可能也会厌烦吧,像爸妈一样。但是,以后眼界开了,观念应该会有所改变。


-



好的,就差不多这样了。有什么话想对我说,欢迎留言。我很喜欢看留言的。第一次放小说在部落格耶。


5 則留言:

  1. 好棒 喜歡親的小說 ヽ(´▽`)/
    寫小說總會加入一些真實的畫面,然後事實是怎樣只有自己知道的感覺很棒啊,有種屬於自己的小秘密的感覺!

    親一直都有在寫日記嗎?

    好久沒留言了,安安!

    回覆刪除
    回覆
    1. 啊谢谢,放在部落格没想到反映还蛮热烈的XD
      有一直在写日记的,你知道无聊没事做就会做一些看起来比较有意义的爱好哈哈哈

      刪除
  2. 好好看啊,大爱亲的文笔~~
    感觉很贴切,棒棒哒 (y)

    回覆刪除
    回覆
    1. 谢谢:3
      但是感觉我写不出来那样的东西了,有也是好久之后的事情了,就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迷迷糊糊地就写完了

      刪除
  3. Hi 來串門子了~好久沒來啦。:D 但也許你也對我沒什麼印象吧,因為真的時隔太久了~
    喜歡親的小說,加入真實經歷過的事情讓我覺得你的文章好特別!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