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3日 星期二

茫茫的

被老爸影响,有事没事就会按到lotus 去看电影,lotus很好的一点就是没有广告会蹦出来,通畅无阻地看完一部电影。我喜欢电影,因为几个小时就结束了。我不知道节目表,很多时候乱按,偶尔会撞见很好看地电影,那个时候真的很开心,相逢恨晚。


有些电影播了很多次,昨晚又看了一次 Waitress,我看第四次了,可是怎么办,那种古典风很吸引我,然后我就继续看下去了,不知道为什么。lotus都放经典(老)电影,在里面行驶的车子老老的,手机也是厚厚的,书信来往比现在普遍,不知道哪国的英语腔调,听起来也很好听。


那种悠闲,在拉上窗帘的下午,昏暗的客厅,在天花板上的风扇转啊转,还有以奇异姿势看电视的我。家里没人是这样放肆的。


-



去旅行回来后有点懊恼,拍了很多照片。我不是很喜欢拍照,但是身边的人都很喜欢,我又很容易被影响,搞得我有那种 “ 不拍就亏 ” 的感觉,还蛮累的。


用眼睛看,不是隔着手机银幕去看。我也会担心我忘了某种画面,但是毕竟有一过面之缘,忘记了也不会遗憾,我又不是脑子很好的人。到最后,哪里的景色,在我脑海里的印象就是,好美啊好美啊。



-



前些日子和一个念大学预科班的同学见面。中六生放假的日子和中学生一样,但是他们的假期就短了一点。假期短是短,课程也比中六的短半年,而且早一年大学毕业。多好。


后来他就说想像我一样念中六。傻傻的,我喜欢他可以早上大学,他喜欢我可以每天回家,没有双赢的做法,就是得牺牲一点点,得到的也有点不一样。


我没有觉得我得中六过得很好,很多时候听不懂老师说什么,那种要问不问,最后又没问的习惯还是一直在。班上学霸特别多,很多人跑去补习,但是他们做什么似乎影响不了我慢慢来的心态。


可以重考已是万幸,就希望自己好好来,东西念久了,可以记得比较长久一些。明年会有好转的。








-


去吉隆坡时有去了一次动物园。



动物园超级大。我们看见有人搭小巴士时很不屑,觉得走马看花不是个很好的主意,可是走了不知道多久后就后悔了,感觉下半身不是自己的了。我觉得自己很矫情,因为居然穿了件无袖裙子,看了照片后感觉自己好不要脸,手臂大到可以遮脸了。


熊猫(只给看屁股和背影,一直在睡觉),长颈鹿,马,各种飞禽,马来熊,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不是普通的牛,马来貘(原来马来貘会泡水!),鱼,鳄鱼,,河马,大象,一只怀孕又到处走的白猫,等等。


我和妹妹在看到某只鹿的脸有个凹进去的红坑后,就在鹿的面前抱怨: “ 为毛管理员没有把你照顾好?你脸破洞了也不好好治疗。”


然后又走过动物治疗区,忽然间觉得可以在这里当兽医也是很不错的,休息间可以去看动物。


有篇文章想提起一下,是张曼娟的短篇小说《如果长颈鹿要回家》,收录在《烟花渡口》。小说内容有一段大概是这样:动物园都关门后,所有动物都搭捷运下班回家了,只有长颈鹿和绮绮回不了家。车厢太矮,长颈鹿进不去。绮绮为毛回不了家,我吊一下你们胃口,哈哈,答案在最底下,眯起眼睛找吧。


也有看到老虎和狮子,不威猛,因为被局限感觉它们好小只,忽然间好同情,毕竟不属于那边。我不是很理性,可能别人知道我的想法后会笑掉大牙,管他的。



话说,明年biology有解剖老鼠的实验。我在物理班认识的一个女生说因为她念物理是为了避免杀生。对啊,杀生很不好,可是我又想看老鼠内脏,算是学习的一部分,而我也有兴趣,中五的时候没有解剖到还小失落了一下。就期望,老鼠下辈子能成为更好的众生,不是说做老鼠不好,是说别再这样成为任人鱼肉的动物了。有什么可以在麻醉老鼠前念的佛经吗?减轻一点罪孽。





因为,绮绮说她不知道家在哪里。


话说,在家感觉真的很好。我看见在西马念书的哥哥like了fb的某帖,内容是:家是最好的拉屎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