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0日 星期六

在大学里洗衣物

喜欢半夜活动,比如说很迟睡或很早醒。

刚刚很早醒,到空无一人的宿舍楼下装水,走走看看当儿看见自己的一件衣服挂在栏杆上,很明显是从楼上掉下来了,然后一个好心人把它放在那儿。

至于它几时掉下来、掉下来多久了,我也不知道。

我甚至没有发现它不见了。

这个情况,可以称作“收获野生衣服”?


-


我发现洗衣服是件很疗愈身心的活动。

我两天手洗一次衣服。

大力拧干衣服,直到手掌发红。

啪啪两下地甩衣服再挂在铁线上,等你dry。


-


内衣裤、手帕、袜子等小物件,就挂在宿舍外的阳台吧。

因为我大头虾到一件那么大件的衣服不见了都不知道,所以小物件要凉在自己看得见的范围里。


-


大晴天很热,但庆幸的是衣物能干得很迅速。

喜欢那种“当天晒,当天干”的感觉,不知道哪里来的成就感。


-


下雨时看见别人的衣服被淋湿,有种淡淡的悲伤。

还有一个决心,就是,我绝对不要让自己的衣物受这种委屈。


-


看见别人的衣物脱离衣夹和衣架,也有种淡淡的悲伤。

希望你能和主人相逢。

那如果你不喜欢你主人的话,我还是宁愿你在外逍遥吧。

比如说被当成猫咪的被窝。


-


年尾乃登加楼的雨季也。

能见到阳光已感恩。

但雨季里的阳光依然热辣辣。


-


很多讲师都是登大毕业的,然后再回来登大教书的。

上课之余聊聊天,说到宿舍情况,都是一脸“ I feel you!"。

还说,雨季就是室内有着永远都干不了的袜子。


-


室友在宿舍内的高处挂衣物。

每每一开门,哇,卖衣场。


-


我住二楼,楼上还有三楼和四楼。

但是楼上的同学好像手残废了,拧不了衣服,刚洗好的衣服,直接就挂上铁线上了,而不管几楼的晒衣铁线都是在同一处的。

住二楼是幸福的,至少不用跑那么多层,但注定被别人湿衣服流下来的水,将自己的衣服再度弄湿吗?

No,姐姐教你一个方法。

上四楼晒衣服呗。

与其被滴,我选择避免被滴。

楼下的同学,我会因为你而拧得更干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