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6日 星期六

余华《活着》

这个是我看的第二本余华。第一本是《七天》。

看了《七天》后觉得很好看,后看一口气买了四本余华的书,现在才看完第一本。

《活着》我花了1天就看完了。我才知道不是我看书没有进度,而是没有遇见可以让我看了停不下来的书。其他书本类型如果说是散文或者没有连贯性的篇章,我会看,但是会花很长世间来看完,像上一篇的读后感《请勿对号入座》那样,我2018年不知何时开始看,直到2019年三月中才看完,实在是拖了很久。因此读后感也写得没那么有感觉,感觉都被岁月磨光了呗。

打铁趁热很重要。

话说,我还是没有打算放书本的照片。

-

关于别人当了富贵的替死鬼,书中有两次出现过。

第一次是福贵把家产都赌光了之后,他家的祖屋就成了骗他家产的龙二。应该算是骗吧,因为他让福贵赊账,福贵越赌越上瘾,不知不觉把家产赔光了之后,他才出现说:“你不能赊账了,你的家产都赔光了。” 也是一个很贱的行为,龙二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不动声色,而福贵就像飞蛾扑火那般,妻子家珍到赌场跪着求他回家他都没理。

最后龙二成了恶霸地主,嘴还很硬,被毙了,死前对福贵说:“富贵,我是替你去死的啊。”

仔细想想也不一定是龙二代替福贵去死的,要是福贵没有把家产输光,几年后的他未必是恶霸地主呀。

第二次是队长带着风水师找个风水宝地煮钢铁时。算命师看了福贵家,觉得风水很不错,要不是家珍认识风水师,福贵他们家也就被砸了腾出地方煮钢铁了。

最后被砸家的人也很可怜,莫名其妙就得搬走,虽然说会建新房子给他。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自己的家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是自己的家。


-


说说家珍。

家珍是好女人,真是好到爆炸的那种。

要背景有背景,家里是卖米的;人长得不错,福贵当年就是看中她的外貌才要娶她的(以前的有钱人都是那样的啦);虽说从前的家境不错,但能吃苦。

她是真的爱福贵的。福贵没有落魄时,家珍的父亲气炸了,还敲锣打鼓抬轿子接家珍回家,说:“当年女儿是怎么嫁进来的,现在就怎么接回家去。” 年幼的女儿凤霞看见母亲上轿子觉得新奇,也想挤进去,却被家珍一只手推出来了。敲锣打鼓的声音很大声,遮盖住家珍的哭泣声。

那时候家珍怀孕了,孩子在娘家出生,跟福贵的姓,叫徐有庆。家珍在有庆半岁时回福贵家。那一段落我看得很感动:

家珍是在有庆半岁的时候回来的。她来的时候,没有坐轿子,她将有庆放在身后的一个包裹里,走了十多里路回来的。有庆闭着眼睛,小脑袋靠在他娘肩膀上一摇一摇回来认我这个爹了。

家珍穿着水红的旗袍,手挽一个个蓝底白花的包裹,漂漂亮亮地回来了。路两旁的油菜花开的黄金黄金,密封嗡嗡叫着飞来飞去。家珍走到我家茅屋门口,没有一下子走进去,站在门口笑盈盈的看着我娘。

话说,虽然家珍的父亲接走女儿是说和福贵一刀两断,但是外孙的名字是他取得,叫“有庆”,想必生了个儿子他很开心吧,虽然福贵那时候很潦倒。最后他还让家珍回福贵家。感觉如果是现代,肯定不给回了,之前福贵也很随便对待家珍,在外嫖赌之余,还家暴怀孕的家珍。

家珍性格有些懦弱,丈夫在外嫖赌她一声不吭,但心里委屈是肯定的。

家珍虽是有背景出生的,之后也一直和福贵吃苦,一起养家。她生病了还是坚持要下床工作,下不了床了就在床上做针线活。

这女人真是很好很好,好得有点笨,但可能旧时代的女人就是那样了吧。


-


说说福贵的两个孩子。

第一个是凤霞,第二个是有庆。

凤霞在一次发烧后就变得聋哑了。福贵曾说过要不是她的缺陷,家里的门槛早就被提亲的人踏平了。

凤霞是带着有庆长大的。有庆被抽血抽死的时候,书中没有提起凤霞知道这件事情后的情节(还是我看漏了我也不知道)。

抽血被抽死啊,看着真令人心寒。

福贵说有庆还在他娘肚子里的时候他就曾打过他,有庆是怕他的。

凤霞的苦也没少吃。为了供弟弟上学,她原本被送走当别人家的丫鬟(还是帮佣)之类的,家里少一张口吃饭,肯定会减轻负担。后来她跑回家,福贵也就不让她离开了。

从前的聋哑人士,生活肯定有些不便,亏是没有少吃的。其中有个在饥荒时凤霞被一个男人抢了地瓜,却反被诬赖她强敌瓜的故事,还有凤霞去看别人娶新娘时被羞辱却浑然不知。

最后凤霞也找到了归宿了,是一个歪头,叫二喜。二喜对凤霞很好。二喜第一次去福贵家看凤霞时,看的不是凤霞,是屋子。福贵原本以为没戏唱了,被嫌弃家境不好。怎么知道,几天后二喜带着几个人来维修房子,还为不能下床的家珍添了张矮桌子,方便在她在床上进食。

要举行婚礼的时候,福贵说凤霞这辈子没享过福,想请二喜把婚礼办得气派点。二喜虽是借了钱来办了个超级气派的婚礼,但后来有些情节也提到说二喜有在忙着还债。懂得借钱还钱的道理,并会去实践是好的,至少他没能力还会去想办法,然后承担责任。

二喜也很常带凤霞回娘家,手牵手噢,旧时代男女手牵手是很稀奇的事情。每每写到回家这情节我都觉得很可爱,整本书里面最欢乐的就是回家这件事情了吧。

凤霞生孩子时,医生问:“要大的还是小的。” 二喜说:“大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我觉得这个谚语用在这个地方很奇妙,原来可以把女人比喻作青山。也对,他那么爱凤霞,没孩子也无所谓。

孩子最后保住了,但失去了母亲。孩子的名字叫苦根,福贵取的,说没了妈很苦。苦根最后怎么死的我就不说了吧。


-


所以福贵的亲人都死光了。如果我提早告诉你这事,你还会想看这本书吗?我是不会的了,幸好身边没有人剧透。我身边的人应该没有人看余华的,据我所知。

全部人都死光,除了主角,看起来就很狗血啊。

福贵很惨,但他好像惨惯了,说起往事云淡风轻,连自己的身后事都无需担心。

他很牵挂亲人,在督促他的老牛工作时就看得出来了。

余华写东西真的很巧妙。脏话爆得及时,俗的情节也来得及时。一切一切,刚刚好。文风清晰,一点也不矫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