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0日 星期六

在大学里洗衣物

喜欢半夜活动,比如说很迟睡或很早醒。

刚刚很早醒,到空无一人的宿舍楼下装水,走走看看当儿看见自己的一件衣服挂在栏杆上,很明显是从楼上掉下来了,然后一个好心人把它放在那儿。

至于它几时掉下来、掉下来多久了,我也不知道。

我甚至没有发现它不见了。

这个情况,可以称作“收获野生衣服”?


-


我发现洗衣服是件很疗愈身心的活动。

我两天手洗一次衣服。

大力拧干衣服,直到手掌发红。

啪啪两下地甩衣服再挂在铁线上,等你dry。


-


内衣裤、手帕、袜子等小物件,就挂在宿舍外的阳台吧。

因为我大头虾到一件那么大件的衣服不见了都不知道,所以小物件要凉在自己看得见的范围里。


-


大晴天很热,但庆幸的是衣物能干得很迅速。

喜欢那种“当天晒,当天干”的感觉,不知道哪里来的成就感。


-


下雨时看见别人的衣服被淋湿,有种淡淡的悲伤。

还有一个决心,就是,我绝对不要让自己的衣物受这种委屈。


-


看见别人的衣物脱离衣夹和衣架,也有种淡淡的悲伤。

希望你能和主人相逢。

那如果你不喜欢你主人的话,我还是宁愿你在外逍遥吧。

比如说被当成猫咪的被窝。


-


年尾乃登加楼的雨季也。

能见到阳光已感恩。

但雨季里的阳光依然热辣辣。


-


很多讲师都是登大毕业的,然后再回来登大教书的。

上课之余聊聊天,说到宿舍情况,都是一脸“ I feel you!"。

还说,雨季就是室内有着永远都干不了的袜子。


-


室友在宿舍内的高处挂衣物。

每每一开门,哇,卖衣场。


-


我住二楼,楼上还有三楼和四楼。

但是楼上的同学好像手残废了,拧不了衣服,刚洗好的衣服,直接就挂上铁线上了,而不管几楼的晒衣铁线都是在同一处的。

住二楼是幸福的,至少不用跑那么多层,但注定被别人湿衣服流下来的水,将自己的衣服再度弄湿吗?

No,姐姐教你一个方法。

上四楼晒衣服呗。

与其被滴,我选择避免被滴。

楼下的同学,我会因为你而拧得更干的。



2018年10月19日 星期五

一个星期的假期算什么

上了大学,我想至少一个月写一篇吧。

其实有好几次我开了部落格的网页,想写新帖子的时候,脑袋空空如也。没有诗情画意可写,我只知道有些功课得赶着交、有些科目快考试了,之类的,压力山大。

我的大学比form 6 还忙碌啦,我是不知道其他大学是什么样的情况。之前老师说的form 6 的孩纸的大学第一年会很轻松。我想不是的,大学的确是有一些form 6重叠的课程,真的只是一些而已,绝大部分都是新知识。

Form 6 那时候没有统一的课本,已经让我咆哮了。上了大学后,更惨,讲师就上载PowerPoint,要不要印随你,但有些notes真的是简短到我都笑了。Quiz的时候却蹦出一堆notes以外的东西。


-


大学有懒人,一些。我说的懒人的意思就是“懒”,不知怎么解释这个字,总之不是好的就是了。

社团不必参加太多,参加喜欢的就好,别连累了课业了。

不要从别人口中认识一个人,真的不要,亲身去交流比较好。


-


大哥的大学毕业典礼在下个星期一。他带我的家人们在毕业典礼前几天到马六甲去趴趴走。

WhatsApp里有个家庭group,他们讨论着旅行事宜。

忽然间感觉不能参与的我,实在是太悲催了。

几个月前我还想得很美好,说,大学如果很轻松的话,就翘课吧。

翘课个毛线,我不敢。就算我有翘课的勇气,我也没有独自从登加楼来去马六甲,再从柔佛到登加楼的勇气。

所以乖乖做好学生吧,还省了交通费。

刚刚梦见自己哭了,忽然间我发现自己很想家,也很想去参加毕业典礼,可是不能。

心里觉得委屈,可是没处说,也是这篇帖子生出来的原因。


-


对于去不去毕业典礼,我家可以说是随性到不要不要的。

小学时,我每年都有上台拿奖,但我父母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唯独六年级,因为我特地叫我妈来,炫耀一下女儿UPSR成绩考得不错。哈哈哈。

然后我没去家里第一个大学生的毕业典礼,也没有什么。我的心与他们同在,只能这么说了。


-


11月屠妖节,有一个星期的假期,俗称mid-semester break。大家都在倒数可以回家的日子。

我没回家,我不想回,我妈也不想我回。

我不想回是因为假期太短了,飞机票不值得,刚感受到家里的温暖就得开学了,想想就好惨。还有,家真的好远啊,搭车就能到的话我肯定回家。

我妈不想我回也是因为飞机票,她宁愿我把机票钱花在对自己好一点,比如说吃点好吃的,或者离开宿舍去哪里走走住酒店什么的。

原本以为我会在宿舍孤苦伶仃地度过一个星期的,却有个好心的同学把握捡回她家了。

这件事情,以后再写吧。

我终于到了我哥那时候在假期到处乱走的时候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