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5日 星期六

参加SEATRU(海龟保育计划)

先声明,这篇没有什么攻略/详情/照片,只是写些我想写的。

欲知那些比较生硬硬的资料,比如这是啥、能在那边干啥、要怎样预定,请按官网:http://seatru.umt.edu.my/

官方脸书:https://www.facebook.com/seatruUMT/

顺带一提,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在官方脸书询问,回复速度佳。


-


不知道我是多久以前发现SEATRU这个志愿者活动了呢,真的记不起来,只记得进大学前就有参加的打算了。

后来上了大学后,资金足够,意志已定,很多事情都顺理成章了起来。

为期一星期。

我觉得能暂时离开现在的生活是个很好的一件事情,可以更新一下自己。


-


SEATRU较多是针对小海龟的孵化。

因为我们定时挖洞检查小海龟的孵化状态;时间到了也会负责把剩下来的臭蛋、发霉蛋、蛋壳全都挖出啦,到时候也会遇见几只落单的小海龟,也算是拯救它们了吧,多一只生存就多一个机会。

至于大海龟呢,就是我们大家的事情了,少破坏环境就能减少伤害,大家得一起合作。


话说,出发的前两个星期参加了在岛上的样本采集,那几天累得不可开交,导致我后来对SEATRU并没有很大的期待。

好似没有关系,又感觉有点连带关系。

阳光,沙滩,蓝得很可爱的海水,这些我都经历过了。每每看见同样场景,我不能都有第一次看见的那种兴奋和感动。

总之我都没有很期待就是了,但也不后悔。

面对此事我只是感觉像是去住家附近的超市,那样的常态。


-


环境

位于热浪岛,有着Laguna,热闹非凡;岛的另一边的这边,叫Chagar Hutang,与世隔绝。

没有电话线,没得上网、打电话什么的。当时的手机功能简化成拍照、录影、手电筒、看相簿、玩线下游戏如Google offline的那只奔跑暴龙和candy crush。



一天里只开放几小时和几个插头来让志愿者喂手机吃饭,不过基本上用手机的次数不频密,不至于每天都得充电,所以也不必担心抢不到插头了哈,今天没有就等明天,总会有暂时属于你的插座的。

从刚刚的那段文字就能看得出端倪,就是说,Chagar Hutang 的用电是非常限制的,因为仅靠发电机来运作。

除了那几小时开放充电之外,只有傍晚会开两盏灯煮菜和吃晚餐。

自来水也是从山泉引来的。

完美的与世隔绝,no 烦恼,no kacau。

能看见许多的动物和昆虫——蛇、松鼠、壁虎、大壁虎、四脚蛇、蝴蝶、蝎子、……

不过那里不主张打打杀杀,毕竟是人类向它们借的环境,通常是没有去理那些动物的。

所以记得晚上上厕所时要先照一下厕所周围是不是有什么让你惊悚的动物,有的话我觉得,就是换另一间厕所用吧。隔天它们就不在了。我是有碰过大壁虎,不过我觉得我比它大只它不至于吃了我,我就静静上完厕所就离开了。

住在木屋,很通风,晚上会冷得我瑟瑟发抖。可天气晴朗的白天就很热。



-



熄灯

在用完膳后,大概晚上八点,就会熄灯了。

其实在这之前亮着的灯也只有在厨房的两盏,方便烹饪与用餐。

非得使用厕所和浴室时,得带手电筒或者手机开闪关灯。

这边要说一点点物理,好让大家理解8点熄灯的原因。

我们平时使用的灯是白色的,称为white light,white light 是由彩虹的颜色组成的。

复习一下彩虹的颜色:红橙黄绿蓝靛紫

海龟住海里,海的颜色是蓝绿色的,所以它们对这两个颜色很敏感。white light里有绿和蓝。所以你拿普通的手电筒、晚上还开着灯是会影响海龟的。

所以要怎样办捏?夜晚时要怎么看海龟?

运气好的时候有月光,可以看得很清楚。

没有月光的话还是得开手电筒啦,不过必须得用红色玻璃纸来过滤白光,那样的话就只有红色的光被照出来了。

为什么是红色而不是其他颜色?因为海龟对红色最不敏感。

一开始还很不习惯。整片沙滩上已经是黑漆漆一片了,再多几束红灯,看起来很惊悚。后来也就习惯了,因为必须得那样。


-



夜巡


SEATRU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累。

首先是每晚都会有的巡逻,晚上8点到12点,这是每个人都要参与的。

后来的午夜12点到3点,再最后的3点到凌晨6点,就由不同的小组进行,好让大家都有时间睡觉。

为什么时刻都要监督海龟产卵?因为要做记号啦,方便之后trace back,追查那一批蛋的情况。最完美的情况是,每只上岸产卵的海龟都被记录下来。

我这个人比较嗜睡,感觉这样的方式对我来说有些痛苦,尤其是活动的最后几天,带着先前积累的疲倦,更困了。

但是,也好像只有我有这样的问题,其他人精神蛮好的。

白天没有海龟,所以可以尽情做想做的事情,包括补眠,可是我补还是一样累。

我参加SEATRU的月份属于产卵的淡季了,但是每天肯定会有海龟上岸产卵的。

之前为了配合时间和活动,无法选择在海龟产卵的高峰期(大概6、7月)去参加SEATRU,还觉得有些遗憾,但活动中的我,完全感恩于现况。我能完全学习关于海龟产卵的一切,又不会太忙碌,刚刚好。

所以想参加的朋友们,没能挑选到产卵巅峰期的话,别太失望啦,淡季还是有得忙的,哈哈。


-

拍照


我以为我会很兴奋地到处拍照,结果并没有。

傍晚的沙滩美得令人窒息,我有想过拍张个人照换头像的,但是我觉得很尴尬,因为我挑摄影师。说得自己很自大,我意思是我只有在熟人前的镜头是自然的。不自然的照片都是尴尬。

后来发展成,一切的风景,看看就好。

但旁人jio拍又会乖乖去拍合照。

除了几张海景,我只拍了一只小海龟,因为龟壳花纹异常。我也觉得我够幸运能在茫茫小海龟里捞出了异于常龟的那个。

正常的绿海龟壳中间那排有5格花纹,我找到的那只有6格。当时我身边没有其他人,所以我没说这件事。

想象一下,要是我带着这只小海龟去找人欣赏的话,也太不像我了。

之前我翻遍了家里的盆栽和草地,想找四叶草时,就没有这样的幸运。


-



海龟们的擦肩而过


看了小海龟在夜晚从窝里爬向大海,还有海龟妈妈从大海里爬上沙滩的感觉,有着强烈的对比。

一次的产卵越80 - 110粒(我并没有上网看正确数据,这是我在活动中数的数量),能成功孵出小海龟的可能就70 - 100只。


并不是事事都能如愿,没有100%的孵化率。蛋会发霉(有黑斑)、没有发霉也可以基于种种原因无法孵化、被巨蜥挖来吃、被螃蟹攻击、准备爬向大海时不小心掉进了螃蟹洞里、……。

就算孵化了,小海龟们被埋在深深的沙子里,它们得努力往上爬,直到沙滩表面。从沙子里到沙滩上大约需要10 - 15天吧,途中可能会被树根缠住、发育不全,无法往上爬,见不到阳光和月光的例子也有很多。

" Sorry. You're not the chosen one." 这句话是我的队员对着发育不全的小海龟们说的,听得我真是轧心,真心疼这些生命。

1000只小海龟中只有一只的存活率,需要20 - 50年才能成熟并开始交配。

所以大概计算下来,10个窝里爬出来的小海龟,只有一只会长大。

很多事情并不经得起漫长的考验啊。人类若没出现在地球,相信一切更美好。

嗯,写着写着会怀疑起自己的存在。

在此呼吁减少使用塑料袋!爱护环境,人人有责。


-


味道

带领我的组的实习生告诉我,小海龟和大海龟的味道不一样,都有着海的味道,前者刚破壳而惹出,味道较腥臭,后者就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海龟味。

关于刚刚说的海的味道,我也不知怎么形容,出海几次、采集过几次样本,闻到的味道就是那样。



-


白天可说是百无聊赖,大家都忙着消遣了。

SEATRU是有安排一些活动让志愿者参加的,以下是活动内容:


浮潜

已有潜水装备,只要想去就去浮潜了。

浮潜看到了啥:Nemo、海参、珊瑚、死珊瑚、半死的珊瑚、色彩斑斓的giant clam (
中文名称为大砗磲)、manta ray、各种各样的鱼,棒棒哒。

想表达一下我对giant clam的爱。这个是Giant clam 的样子,网络图):


喜欢它可能是因为我嘴唇也很厚,哈哈哈!

有鲨鱼,不过对人无害。没看到鲨鱼是我的遗憾。


Kayak / Pedal Boat

这个我就没去玩了,因为之前kayak过,手臂不耐操,就没兴趣了。



Turtle Rock

爬山。

到山顶后俯瞰海洋的感觉,真是爽歪歪,也是拍照的好地点。

叫turtle rock是因为,在山顶看得到一块岩石,凸起来的,看起来很像海龟的头。



Prawn Spa

得走一段山路才能到山水区(在岛上用的水都是山水抽来的)。

雨季会有瀑布。

虾子很小,琢你的皮肤的感觉,一开始很不舒服,有些人就很受不了。此时此刻,大家的死皮都成了虾子的食物。


有点痛,像被蚂蚁咬。

反正又不是真的被蚂蚁咬,而且也不会留下痕迹,我觉得感受着这样的痛也是别有一番体验。

皮肤会变得滑滑的。


-


其他消遣

这真是很有趣又欢乐的一段时间,因为没用手机。

喜欢独处的去睡午觉、看书、玩数独、写写东西、画画。

喜欢热闹的就聚在一起玩游戏,不是那种你追我逐,像参加camp的游戏,只是些table games.

木屋里有个挂着“office / library”的角落,就是那边放着消遣物品,有书有游戏,也没有很多,但是够玩了。

那边有本中文书,不过应该只有一本而已,其他的都是英文书。于是的《查无此人》,看完了,还蛮不错的,喜欢她的文笔。


-



关于其他的志愿者


中学后我就不怎么参加camp了,一直感觉camp很限制,得在这个时间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是的,营有营规,能理解。这些还好,要命的是想口号、喊口号那些琐碎的环节,太烧脑和面子了(内向者的呐喊)。还有另一个原因是我不喜欢群居,camp里得无时无刻跟组员相处,我就觉得……

可能不参加camp是我性格上的一个转变。群居,变成独居或者比较小的群居。我觉得要处理人际关系真是蛮考验的。

不过参加过的Camp之中,有一些比较吸引我的是那些年龄比较大的筹委策划的camp,simple and free,也许是考量到大家都成熟了,无需鞭策纪律,考虑到参加者想参加的必有他们的目的,几天下来,有种物以类聚的氛围,非常轻松愉快。

我说了那么多关于自己参加camp的废话,就是想说SEATRU是属于我认为很愉快的一种。早上nest check挖海龟窝检查蛋的状况、晚上夜巡、偶尔煮早餐,就这样简单。重点是能学到很多的知识,还能实践,对喜欢大自然的朋友来说,是非常棒的体验。

有的人参加SEATRU时会约一大群朋友报名,就是说报名成功后,那一期就都是自己人,大家好像去度假一样,在荒岛疯玩一个星期。

我这一期只有带着一个认识的朋友,其余的8位是完全陌生的,所以得认识新朋友,因为夜巡的队友都是固定的。

夜巡是大约40分钟一次。要是没有海龟上岸就代表我们再回去等另一个40分钟再起身。

回去哪里?回去自己的组放草席的地方,躺着,坐着等时间过去。

是的,等时间过去的当儿还是有事情做的。

眼睛看着星空,但嘴巴是空闲的,就会开始聊天。我特喜欢这种聊天法,因为不用看着对方的表情,听声音即可。

聊了蛮多。我的组里我年龄最小,听听比我大几年的哥哥姐姐说职场和人生经验也获益良多。跟他们聊天没有什么压力,年龄层都接近。

不想聊了就睡觉,睡前设个闹钟,工还是要做的。

还做了个傻事,就是玩寄生蟹,这里就不赘述了,没有伤害寄生蟹们,我们只是在研究它们的习性。

一群人无聊的时候创意是如此之多。



-


夜里的美

比如说看星空。这是我生平看过最美的星空,有银河,有流星。

也基于熄灯环境因素,绝对的黑,才有绝对的星星。

我的期刚好好过了初15,月亮很大很美。

对于夜空的赞叹,就是很美很美很美。

后来就是海里的荧光生物。走近浪花时,可以看见类似萤火虫在海上飘着,那不是蓝眼泪,是一种发光的浮游生物,颜色就像萤火虫。也漂亮之极。

有时候海龟上岸时,龟壳也会带着这些浮游生物。

一点一点的微光,漂亮得没话说……


-



海滩上过夜

其实是可以睡房间的,但有时候就在海滩上睡觉,我觉得这个经验很难得。

Chagar Hutang属于不对外开放的领域,意指无外人在此地区,晚上在海边上呼呼大睡,无需担心安危。我睡得超级好的。

当然睡觉的装备还是要有啦,睡袋、枕头、被子等等。

有海风,有蚊子,上有天下有地,我们在中间露天睡觉。

睡到一半下雨,匆匆收拾进房间的经历也不是没有的,哈哈哈!

后来我才知道,晒月亮是会黑的。仔细想想也是,月亮的光也是向太阳借来的。

能就着月光入眠,人生一大乐事。


-


宵夜

关于这点,你得找到跟你志同道合的人类,有着共同的意愿,在走了海滩那么多趟后,体力全无,困得不得了的时候,还坚持要吃宵夜的人。

前面说了没得开灯嘛,我们就开着手电筒煮和吃。

有时候晚餐会有剩饭,就不用煮了。

没有剩饭或者不想吃剩饭,能煮泡面、泡饮料。

有时连红色的过滤纸都不想撕,就这样在红光中进行一切。

好像邪教仪式,恰巧适逢农历七月,不过也没发生什么就是了。

来自不同地方的人聚在一起,总会有一些文化冲击。

比如说每个人有不同的煮泡面方式,大家就会讨论哪个方式健康、省时。

我的组中有个不常吃泡面也不常下厨的组员,我们就见证了他平时的不常,娱乐满分。

“别人有candlelight dinner,我们有spotlight super.”


-



沙沙生活

真是处处有沙。

论身体上的沙:裤子口袋里有沙、夜巡回来脚上肯定有沙、挖洞时脸上沾沙、……

地方的沙:睡觉用的军用床上有沙、厕所冲凉房有沙、地板上到处是沙、……

对啦,在海边生活当然会有沙了。

我只是想让这段日子在我的记忆里更鲜明些,毕竟很难再有这样的日子了。

说是再参加一次吧,又不至于了,关于海龟的该知道的都知道了(此行的目的),下一次其他志愿者也肯定都是不一样的人了,而且还得花钱(学生党伤不起)。要是想找回第一次参加时的那种感觉,未免也太天方夜谭。

所以我洋洋洒洒地写了那么多,我担心我忘记一些我很喜欢的小细节。

《千与千寻》里有过一句话:“发生过的事情是不会忘记的,你只是想不起来了而已。”

就算真的不会忘记,想不起来也是一种悲伤,要等待那个让你想起来的契机,也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



-



一个星期的活动结束后,我们在Laguna等船,跟外界接通后,第一时间就是各种的发Instagram故事啊,找朋友啊,看Whatsapp什么的。

我有点慌神,真的非常希望,全世界的手机就这样灭了。

我不想回去做我该做的事情,跟在Chagar Hutang比起来,外面的世界复杂多了,要做的事情也多。

Chagar Hutang是个自带气场的地方,每个人在那边就会看着对方的眼睛说话了。

手机剥夺了多少人与人之间的对话?

不过手机也有手机的好啦,比如说不想和人说话就用手机发信息。



-


下了码头,隔壁就是Pasar Payang。

我第一次逛Pasar Payang。

后来看见不止一摊在卖海龟蛋,一颗RM 5,通常一包一包卖,一包6粒。

整个大冲击。

有人拼命保护,有人拼命破坏。

哪里出错了。


-


那一个星期,也够我回味很久很久了,这是个很特别的经验。

有闲钱的话,真心推荐参加这个活动。

有的人说我有钱。其实我也不是有钱,只是把钱安排在了“你认为没有必要”的事情上面,我想要去,我就会舍得花钱去体验。

想去的话就存钱,不必理会其他人的眼光吧。


-


我觉得这次的经验养成了我一些对旅行的要求,比如说,我只想要到人烟稀少的地方,看我喜欢的风景。

就这样。

想要找到这样的地方,需要花不少时间吧。

人多的地方我去过了,感觉没有很舒服啦,因为我觉得这样很盲目。就只是因为很多人选这个地方,我就要去?

现在如果你问我,想去什么地方,我还真没想法,我觉得现在的自己不适合去想自己要去哪里旅行。

想去看看大自然,比如说非洲动物迁移,还有潜水。

祝我好运。


-


这一篇写了超级超级久。

2019年8月13日 星期二

口语化记录

短短一篇,想记录那几天偶然间让我怦然心动的事情。

当然,怦然心动的后果并不一定是爱上对方。意思是,我被撩得很开心。

好像把自己说得很骚,但是事实上就是这样,就算是我的想象丰富了这段经历也罢,这个只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不会奢求对方能再有进一步的行动。

这个称不上是异性缘,就真的只是小小的一个花火,摩擦时亮一下,就没有了。

人生中有很多这样的时刻吧。


-


那时候我潜水,一直浮起来,我戴的配重不够(是我忘了我之前潜的时候都带多少配重下去了……)

配重就是weight,是串起来在裤带的,因为潜水时必须往下沉,所以得配戴配重。


工作已经开始了,可是我一直往上飘。

后来他放了一个配重在我的BCD口袋里面,情况才算勉强稳定下来。

上了岸,清洗装备时候,他说:“Where is my weight?”

那时候他站我旁边也在清洗装备,大家都湿漉漉的。

我开了BCD的口袋却发现找不到,他就说,在后面的口袋那边。

可是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BCD有那么多口袋,我就以为是“大口袋的后面”,就一个劲儿地掏我起初开着的那个口袋。

后来好像让他提醒了两三次后我才意识到原来后面真的有个小口袋。

真的丢脸,大家都看着我。

把配重交给他时他说:“ 5 ringgit ya.”

我无言以对,尴尬笑了下,牙齿还跑出来的那种。其他人也笑出声来。

是觉得,以他的身份对我开得起玩笑感觉,有点不可思议,他很高很高,我则是大学新鲜人。



-



下水前他仔细检查我们的装备,他居然对我说华语:“这个拉紧一点。”

因为华人跟华人之间未必说华语的,在那样的环境下,可能你觉得很奇怪,但是就是这样。

我还很窝囊废地说:“我拉不紧……”

(此时无力胜有力!!不过我是真的拉不紧,哈哈哈哈)

后来他帮我拉了。

是的,我异性缘灭得连这点小事情的发生我都觉得开心。


-



"Why you always look sleepy?"

"My face really looks sleepy, no matter what's the mood I am on."


"You need rest la. Have a good rest.”


还有一个举动特别搞笑,就是他丢那种实验室专用的棉花棒给我。

"Nah, give you."

丢了一支,然后在丢第二支第三支。

我说:" Expired already la." 去年就过期的。

" Still never mind la. It's sterile."

后来好笑的是,我的班长来拿棉花棒,我以为他要用在实验上面,其实是他想要挖耳屎。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那种棉花棒,不是家用的,是棒子超级长,然后只有一端有棉花的,消毒了的棉花棒。

班长居然要用那个来掏耳粪,一个不小心被旁边的人撞到就gg了吧,哈哈哈哈。

我让班长拿了两个,其中一个我收起来了。


临别前,他再说:"Bye, go eat lunch."

后来再补充:" Eh you better don't eat, you go sleep."

我被逗笑了。


其实一直都有见过他,但是这个是第一次面对面讲话。没有很帅,可能我就是会被比我年长的人吸引吧,就算他是黑黑的印度人。


-


Sit down.

Life is too short to be rushed.


-


You seem like knocked down.


-


可能我比较常说英文,看起来很假掰,但其实是我的马来文烂得像大便。

这个导致没什么人会主动跑来跟我说话,因为多数人都说马来文。

后来经过这次的几天几夜野外采集样本的生活后,跟组里的两个男生魂得比较熟了,匀是用英文沟通。

反正这个是意外收获,这样的乱世很难找到观点差不多的人了。

不用讲很多话,课业上可以互相帮助,偶尔开开奇怪的玩笑。



-


这样的事情,根本对别人说不出口,因为很小很小的事情罢了。

但是我又想分享,所以就写出来了。

安抚自己骚动的心。



2019年8月11日 星期日

一年前的选科情况与现况

一年前写了个选科hen烦。比起其他我写的文章,这篇点击率还蛮高的,想趁机写一下感想。

我不后悔选了这个科系。

如之前的我一样,我不会写明我的科系的详情什么的,即使我很想分享,碍于会暴露我的身份,我又很介意自己认识的人发现我有经验部落格,我就不畅所欲言了,请大家自留想象力(?)。

虽然人家说我的科系鸟不生蛋,但是我真的好喜欢啊。



-



讲师们都很棒。因为有实地考察,所以学生和讲师都有一同在野外生活的经验,个人感觉很棒,没有距离感。

讲师满头大汗地帮忙扛重物,这个,我觉得如果在其他科系就读的话,是没有机会看到的。



-


成绩还算行,但是我觉得我能够考更好的。说实在的,并没有很难,毕竟系上有4.0的人出现了,我应该也行。

希望毕业前能至少拿过一次4.0。

我觉得捏,上大学,成绩不很重要,但是也不能忽略成绩。

最理想的情况是这样的——能考好成绩,然后又收获其他技能。

大学最多的就是活动,或者其他人习惯称为“event”,部分学生喜欢在参加这些活动获取满足感,无形之中提升自己的经验值,即使活动筹备期间有不少的鸟事。

鸟事真的很多,没经历过的,我强烈推荐去体验一下,体验一次,要是不喜欢就远离这样的活动;喜欢的话就继续参加。

试试看很重要,好过当旁观者听当局者叙述千万遍。


-



我本身就是经历过就不想再经历的那个。

我不擅长和其他人交流,团体活动我真是觉得做到要die要die了,见别人意见不合我就觉得天崩地裂。

后来我排斥参加活动的想法被一名活动狂人知道了,她告诉了我她觉得很对的事情:“你参不参加活动你都会毕业,就算你的CGPA低,你拿到的毕业证书和CGPA 4.0的人的本质是一样的。倒不如参加多一点活动,毕业后你又有人脉。”

那时候的我其实很慌张,觉得我是失败的那个,跟全世界想法都不和的那个,不受欢迎的那个。

我说了这个故事给我的室友听,她也是不参加活动的人。

她说:“话不能还这么说,你CGPA低,哪个公司要你?你那么喜欢参加活动,那就不用上大学了,直接去公司上班不就得了,又有钱赚。”

这两个说法其实都没有很全面,但是大概让我启发了一点点。

说人脉。有一堆人的联络方式和一面之缘,其实也并不代表你拥有了人脉,你还是得提升自己,你的level要和人脉一样,人家才会理你。

说直接去公司上班当作做活动。公司上班比起来的话,在大学参加活动还是比较轻松的,没有说很轻松,只是比较轻松,还有一堆同学和朋友,一起做活动,都会很有满足感。


-



就是,我的话,可以不参加活动,但是不要忘记提升自己。

于是我开始自学日语(学了一点点点)、努力看书、写字、写一些文章、自己去游泳。

外面的世界对我来说过于喧哗。

连续剧我不追了,太冗长,即使帅哥美女很养眼。

我改看电影,经典和评分高的那种,获益匪浅,真喜欢看电影。

前几天看了2小时40分钟的《霸王别姬》,深深地震撼了我的小心灵。


-



在此感谢我身边的非生物:

laptop、耳机、WiFi、眼罩、书本、笔记簿、钢笔、手机、父母给的钱。


-


认识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

比如说印度人。我上了大学才交到我的第一个印度朋友,就是我的室友。我之前中学印度人应该不超过10人吧,少之又少。印度人说话的腔调真的独特,他们的英文也都很棒棒哒。

比如说硕士和博士学生。参加活动认识了一些大我几岁的学生,大概了解了一下他们没有course mate了,跟着讲师做研究和帮忙教学的生活。

比如说住宿舍隔壁房的女孩们。

比如说有一只肥猫,有5个脚趾。


然后也看清一些人。见人说话只能说3分,适当的假笑和大方很重要。

虽说隐藏自己真实的性格貌似是在骗人,但是无伤大雅,因为是为了保护自己。

一直觉得一些人很可笑,怎么会做出贬值自己的事情来。但是看看就好,当作警惕,自己不要样。